第42期電子報 2010.11.26發刊
訂閱電子報
 
全文檢索


本期主題

知已知彼 政大重兩岸學術研究
追求卓越研究 人文中心提全新計畫
中國崛起 對陸研究政大執牛耳
因應兩岸關係加深 法學院增大陸法制課程
 

編輯團隊

發行人     王振寰
編輯顧問    臧國仁
執行編輯    陳靜瑤
主編      李咏弦
記者      章毓庭
        謝文瑄
        李玟靜
        李庭碩
        陳育星
電子報編輯   李咏弦


 
追求卓越研究 人文中心提全新計畫
1
  吳思華校長(右一)、許倬雲院士(左一)與人文中心主任周惠民(中間)研議「現代中國的形塑」研究計畫之推展策略。圖/人文研究中心提供

 

  政治大學「人文研究中心」99年度在頂尖大學拔尖學術研究策略提出全新研究計畫,主要內容包括「現代中國型塑研究計畫」及「民國檔案數位化典藏計畫」。不同於以往傳統研究方式,新的計畫強調團隊合作及開放式研究,參與研究人數高達百人,勢必為學界帶來一番新氣象。本期電子報特邀「人文研究中心」主任周惠民分享計畫的發想、規劃及執行過程。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人文中心99年提出全新研究計畫,內容分成現代中國型塑及民國檔案數位化典藏計畫,可否談談計畫發想過程及執行方向?

周惠民主任答(以下簡稱「答」):現代中國的形塑計畫之發軔乃時勢所趨,天時、地利、人和也。西元2011年為中華民國建國100年,值此有意義的時間,學術界理應有所回應,「省思百年,展望未來」。在吳思華校長、張廣達院士、錢致榕講座教授支持下,由許倬雲院士主持,「人文研究中心」執行推動。

這次的研究計畫有別於過往,希望以團隊合作方式進行,研究期程、書寫報告方式也與傳統國科會模式不同。研究計畫中有許多跨領域團隊合作,如政治學者跟歷史學者合作共同探討政治組織、政治結構相關議題;新聞系跟歷史系運用彼此優勢,衍生出傳播、影像領域類相關研究,兩相輔佐討論,可加深其深度與廣度;這是主要想法。

吳思華校長、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許倬雲院士、張廣達院士都十分支持此計畫,以這些學者為首,慢慢形成8個研究團隊,每個團隊扮演不同角色,像「民國檔案數位化」和「國史書寫』研究屬於支持、服務型團隊,提供中國的歷史背景概念,如傳統中國如何過渡到現代中國、大帝國主義轉型、中國傳統歷史、國族歷史轉型等,主要就靠這2個團隊協助釐清背景問題。另外,亦有團隊研究現實層面或提供服務,得要將不同團隊放在一起才能提供完整、中立的討論過程。

問:現代中國型塑研究計劃面向多元、牽涉範圍廣泛,如何設定議題?面對龐大的研究團隊,如何進行整合?

答:我們沒有設定什麼框架,就是想找一些有想法、上進且對「現代中國」這個議題有興趣的研究者。現在我們漸漸感受到不僅我們台灣學界對這個研究議題表示高度關切,海峽對岸的大學也慢慢地在發展相關概念。

整合部分,因為我們有良好的領導者,像許倬雲院士、張廣達院士,他們都很認同、提倡這些理念也願意加入,提攜後輩,達成良好的學術傳承。再加上我們這個計畫也有很多年輕博士生參與,慢慢地把這些基本動作、基本觀念灌輸到年輕人身上。到目前為止,國內沒有一個人文學科的研究可以形成像我們一樣由約80100名學者共同參與的龐大研究團隊。

問:現代中國型塑研究計劃參與院校眾多,其中不乏與中國大陸名校合作,可否舉例說明?研究時的溝通、連結甚至計劃執行有無任何困難?台灣的優勢是?

答:譬如說,政大歷史系跟中國大陸的南京大學、北京大學就有合作,將來要發展數位議題、典藏議題,跟南京的第二歷史檔案館、北京的社科院也都有合作關係。

從經濟與社會層面來看,台灣跟大陸的發展大約相差20年,我們有關歷史變遷的議題正足以作為大陸地區社會進程的他山之石,他們也深深了解這一點,所以大都願意參加。譬如說,我們的生活議題,尤其是社會秩序、人口、環境、教育與公共衛生方面,20年前的台灣跟現在的中國大陸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我們的研究對中國大陸來說是很好的參考依據。

民國檔案數位化 資料流通更便利

問:計劃書中提到民國檔案數位化的部分,初步規劃要如何進行資料搜集?目前執行狀況如何? 

答:我們首先要做的是與各民國史檔案典藏單位洽商合作,再依各檔案典藏狀況之不同分為三個步驟:第一、進行檔案整理;第二、進行檔案編目及內容摘要;第三、進行檔案數位化並提供研究者運用。若經費人力允許,再將檔案資料建置成資料庫提供檢索。凡有關民國史的資料都希望能整理出來,讓使用者獲得更大便利。

我們為什麼要做這個東西呢?資料是做研究非常重要的基礎,就像是若要燒飯的話,沒有米怎麼燒飯?我們現在就是提供各種不同食譜並把材料準備好,如果我們這邊是一家獨家米店,全世界的人要燒飯就須到我們這邊來買米。我們打算把政大建構成民國檔案的研究中心,將來任何要研究中華民國史的學者就須到我們政大來,這是我們給自己樹立的目標。

面對困難 隨時調整步伐 

問:整個計畫從發想到執行過程有無遭遇困難,進而做出任何調整?

答:此次計畫的規劃與一般研究計畫不太一樣,第一是跨校、跨學科的團隊合作型式,第二則是以5年為研究期程。現今國內人文社會領域學者大多以申請國科會補助專題研究計畫的方式進行研究,習慣於個人1年期的研究模式,故較無法調整原有研究方向,進而加入此研究計畫,此為困難一。另外,目前學術研究成果以每年產出量為評鑑方式,更是此種多年期研究方式的阻礙,此為困難二。加之「現代中國的形塑」研究計畫其範圍規模之龐大為國內首見,因而團隊總經費籌措不易,是第三個困難。  

為解決上述問題,「人文中心」工作人員積極與許倬雲院士及參與計畫的團隊用視訊會議、座談、面晤、電話、電郵等各種不同管道不斷協調溝通,如組織何種主題團隊、邀請哪些成員。溝通中若研議出新的議題和觀念,那就必須再邀約相關學者參與。我們一直不斷地在克服困難、解決問題,順著發展調整一些新的方向,不斷地推動計畫往前進。

問:政大是人文社會科學的龍頭,比起其他學校,執行此計畫相較於其他大學有沒有甚麼優勢?或是有沒有其不足之處,希望在未來可以補齊?

答:我們的第一個優勢是,政大同仁也好、參與的人也好,對這個議題都是認同、肯定的,而且我們沒有歷史包袱,也沒有老大心態,開始時用比較謙卑、客觀的角度來看這些問題,心態也很健康開放,願意接受各方面的意見。到現在為止,我們跟社科院、中研院合作上都蠻順暢,外校像是師大、台大、東吳、東華、中正這些學校也都樂意加入,這是我們的主要優勢。

不受侷限 開放式研究盼創造新議題

問:整個拔尖研究計劃,包括現代中國型塑、民國檔案數位化,未來的具體成效是什麼?期望達成那些目的?若計畫完成將會為政大帶來哪些優勢?

答:整個計畫以五年為期,五年之後我們不是給你一本書、一個研究報告,在具體成效部分跟傳統國科會思想不同。國科會以往一向是做封閉型的研究計畫,但我們要做的是開放式的研究。這個計劃的產出型式也跟以往不同,我們期望的是參與計畫的學者透過研究更趨成熟地發展出更多學術團隊、研究成果,進而製造、創造、提出更多議題,達成學術議題的傳承。

具體一點來說,我們每年都會累積一些學術研究能量,第1年舉辦工作坊,可以跟國外的學者、別的領域學者對話、討論,進而引出一些新的議題、新的學術觀念、思維、理論。第2年再擴大辦理,也許是舉辦國際型的學術研討會或是論文產出。第3年也許出版相關議題的專書,到了第4、第5年也許可以發展成新的學科、學程,同學就可以選擇一些新的議題、新的科目修習,在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術領域中,注入一股新的學風。整個計畫最後還是要回歸到教學,不僅回饋到教學,在學術研究上也是相輔相成。

研究必需建立在擁有充分資料的基礎上,一旦擁有完善的資料才能提升研究的質量。藉由「民國檔案數位化」計畫的推動,希望在5年之內建置民國史檔案數位化的中心,蒐集質量俱佳的民國史相關檔案資料,吸引國內外研究民國史的學者都願意到政大參閱資料並進行學術交流,期許政治大學能為民國史研究貢獻一份心力,進而成為研究重鎮。

(記者陳育星採訪整理)